新疆笑话网

少年帝尊第二百九章雾里看花

2020/08/10 04:33

少年帝尊 第二百九章 雾里看花

地视踉跄栽倒在地,但是一只手依然紧紧搀扶着浑身是血的洛枫,一双眸子望向虚空,凛冽而可怕。〔((

“剑宗,我地视迟早有一天还会回去的,到时候你们就等着我暴风雨般的攻击吧,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,我要让你们这群伪君子得到应有的报应。”

他的声音如同九幽寒冰一般,让人感到冰冷,再加上那一双猩红的目光,整个人虽然被重伤,但是依然让人胆寒不已。

“地视,我想起来了,他是剑宗三十年前的那个人,他姓帝,是大帝的帝,当时号称千年不遇的绝世天才,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何,就突然消失了。没想到他居然就是天地二门之一的地门之主,并称天听地视。”

“也只有那般绝代天骄,才能如斯恐怖,已踏出那古今少有的一步。”有人叹息,眼神之中带着落寞,哪一步太难,多少人被拒之门外。

众人小心议论纷纷,但是没有人敢大声议论,因为天地之间有莫名神威压迫,让他们感到窒息。

哼!

“叛逆之徒,你依然冥顽不灵,死不足惜!”

虚空一只大手随声落下,恐怖无边,虚空都在炸开,让人颤抖,众人惊恐无边,感觉仿佛被死神掐住了喉咙一般。

但是地视依然冷漠相对,丝毫没有惧怕,这不仅因为身后有一位无上强者,更加因为他自身道心无所畏惧。

果然,

地视仰天咆哮,猩红的眸子宛如洪荒巨兽一般。同时,洛枫身子踉跄,浑身血迹斑斑,丹田之处露出恐怖的血芒。

“滚……”

突然,还是那无奈的声音响起,但是这次却不是无奈的沧桑,而是霸气的回应,众人只感觉大脑轰鸣作响,一阵头晕目眩。

“还不走,难道斩你一尊法相还不够,或者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。”

霸道,绝世无匹,面对可以随意轰杀越先天大成的强者,那声音依然那般淡漠,仿佛面对的并不是一位无上强者,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孩子一般。

呵呵!

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鼠辈,要杀我,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,给我出来。邃然间,风云翻腾不息,一柄巨剑在空中凝化而出,向着无尽天穹横扫而去。同时,不断朝洛枫两人压落。众人战栗,感到灵魂都在碎裂一般。

然而,就在巨剑压落的一瞬间,只见天穹之上再次翻腾而起,一缕雪白而晶莹的蚕丝凌空落下,看似平淡而朴实,但是恐怖的气息让人感觉,那蚕丝仿佛要压断时空,击落诸天星辰一般。

轰,蚕丝缓缓落下,宛如清风拂过一般,似一条大龙天刀,横断天穹,巨剑吭哧作响,不断在崩溃。

啊,啊……

不管你是谁,此事没完,敢和我剑宗作对,迟早要你付出血的代价。

走!

剑宗强者很果断,只见长空隆隆作响,似带着不甘和惊怒。

邃然间,一道黑影一闪而逝,卷带着剑宗之人飘然而去,并没有任何人阻止。同时,那些先前对洛枫不利的势力一个个胆寒心战。

然而,这似乎并没有完,蚕丝舞动,像是在怒,射出惊天神芒,击落一缕血光,那血光太过恐怖,仿佛要焚烬一切。但是,瞬间被那蚕丝卷走。

所有人感到头脚麻,这简直有大恐怖,一位绝世强者就这样被一根羽毛,一句话吓得惊怒而去。

“这就是绝世大能吗,他的血都如斯恐怖。”有人恐惧道。

与此同时,

在空间另一头,一道白色身影踉跄栽倒在地,白衣染血,鲜红而妖艳。他身边众人大惊失色。

其中齐老头焦急道:“老祖,你没事吧,那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能伤老祖,天下间怎么可能有这麽恐怖的人物。”

“哼!我要不是闭关在即,今天非要会会此人,看他到底何方神圣,借一根蚕丝就想欺辱于我,等我神功大成,定要此人死无葬身之地。只是那叫洛枫的小子,身上有大秘密,被我一击破开丹田,不仅没有将他斩杀,居然还能留下一口气。”

齐老头无言以对,洛枫的坚韧与强悍他亲自见识,就是他再傲气也不得不佩服那个少年的恐怖。

“那怎么办,若是那小子不死,日后必定是我宗门大患。”

白衣男子摆手道:“无妨,丹田被破,就算不死,也是残废罢了,想要恢复,虽然有办法,但是不会那么容易。”

另一边,

同时,此刻有人望向那雪白的天蚕丝,露出贪婪的**,但是没有谁敢真的上前,不说那无上强者,就是眼前的地视,也是他们仰望的存在。

有人望向虚空,胆怯道:“前辈,我等无意冒犯,只是先前不知洛枫小友是您的弟子,如果知道,我等觉绝对不敢为难小友,还请前辈看在我等宗门的份上,不要追究我等,我们愿意做出赔偿。”

“滚……”

苍老的的声音带着怒气,在这些人心头炸开,一个个面红耳赤,禁不住那股恐怖的威压,一口逆血喷出。

而此刻,地视望向洛枫,眉头紧皱,又看向虚空,恳求道:“前辈,这小家伙的情况并不是很好,恐怕……”

他心里其实想说的是这小家伙恐怕不行了。

老人叹息道:“天命无常而有常,我等活在命运之下,逆天又何谈容易,那犹如雾里看花,看得见,摸不着,不知道是否存在。

老人岔开话题,似不愿多说。

不破不立,破而后立,大劫将至,我观你气血如龙,根基扎实而浑厚,是该再进一步了。”

……可是,可是这小家伙。

“无妨,既然命中注定让这孩子走上这条路,能否跳出命运只能看他自己,你以后不用再管他,一切都看他自己造化,破而后立,才是化平凡而不凡。”

老人那和煦的声音在地视的耳中响起,地视只能沉默。随即,那声音不再出现,就此消散。天蚕丝静静飘落在洛枫黑之上,他无知无觉。

然而,

突然,就在这时,数道黑色的恐怖身影同时袭来,淋漓尽致,一是要取洛枫的人头,而是要他头上的天蚕丝。

哼!

一道冷漠的声音骤然炸开,无形的剑破荡射苍穹,仿佛要撕开空间一般。地视飞扬而起,须眉飞扬,眸光如雷如电。

不,你,你居然没有受伤,不可能。

“没有什么不可能,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敢打主意,不知死活,别说我没受伤,就是受伤斩杀尔等宵小之辈,也不费吹灰之力。”

其实地视受伤了,只是十分的轻,他身上的血迹大多都是洛枫的,因为对方其实更想对付的是洛枫,毕竟地视曾经是剑宗的人。

不,我不甘……

血花朵朵,雾霭沉浮,猩红美艳,而不可方物,宛若雾里看花,美丽朦胧,让人遐想连篇,只是此刻带着一丝血腥和杀戮,不免有些悲凉。

看见那恐怖的杀机,众人灵魂颤抖,战战兢兢道:“地视前辈,我等绝无歹心,马上离开,还请手下留情。”

然而,地视连正眼都没看,带血长衫飘扬而起,抓起洛枫一闪而逝,没有人看见他如何离开的,只是留下满场呆滞的众人。

今天所有人难以忘怀,一个个在平常横扫一方无上强者,最后宛如土鸡瓦狗一般被横扫,让人恐惧颤栗的无上大能,居然被一根天蚕丝横击,毫无还手之力。剑宗之威已然被压迫,尽失以往之盛况。

……

然而此刻的洛枫对这些却是无知无觉,他沉浸在奇妙的境界之中,身体早已血迹斑斑,破烂不堪。若是换着其他一个人,估计早已连血肉都轰成渣了,更加别说还能有一口气,还能蜕变。

就是地视也很无言,因为洛枫丹田碎裂,浑身真气早已一泄而空。

夜芊雨站在旁边,脸上面无表情,但是可以从她清澈的眸子之中看到浓浓的担忧之色。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女孩,她只会用行动表示自己的怒火。

这时,洛枫丹田光,浑身伤口在以一种恐怖的度恢复着,全身血气滔滔,那丹田之中破开的石珠在不断汇聚,被一股无形的气机牵引。不断在蜕变,就连洛枫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惊天的变化。

如果让剑宗白衣老祖看见这一幕,他非得吐血不可,因为洛枫丹田不仅在恢复,而且一身血肉变得越加恐怖,就仿佛浴火重生一般,置之死地而后生,褪去旧壳,新生的必然越从前。

他潜意识里只感觉自己身处一片奇妙的空间,仿佛看见有混沌弥漫诸天,一株株先天神物在诞生;又仿佛天地裂开,洪水滔天;飞仙之光普照无尽天穹。

同时,在这一刻,洛枫身体里潜藏的所有东西都在齐动,早先得到的符印种子不断伸展,在他的血肉之中硬生生开辟出一套新的脉络,粗大而肥硕。

他的丹田在蜕变,其间雾霭朦胧,仿佛混沌之气在翻腾汹涌。符印种子扎根其中,向着他的周身在延展。

鲲鹏骨在蜕变,莹莹白光,符文灿灿,浑身血气澎湃无尽,仿佛一尊血肉大炉在沸腾一般。识海沉寂,九根金色神芒吞吐,平静无比,但是,若是比之从前,他的识海已然生巨大变化,宛如金色汪洋一般,无边无际。

时间转瞬而过,看似天下风波尽去,却是暗流滚滚如潮。那一天,留给人们太多的恐惧和震撼,一些燕京大家族下达封口令,不管是谁,决不能透露那天的事。

因为无论是哪一方,都不是他们这种世俗家族可以承受的,就是隐士大家族面对那般存在,都得思岑行事。

这一夜,洛枫很平静,就在大多数人认为他必死无疑,少数人认为他纵然熬过那一关,也不知何时才会醒来的时候,他已经缓缓睁开自己的眸子,凝视这片空间。

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
嘉兴专业治白癜风医院
山东锈石哪里卖的最便宜
友情链接: 新疆笑话网